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远草堂

静心度沧桑 远足浪天际 草芥凡夫子 堂正立尘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(下)  

2009-03-28 21:16:57|  分类: 画静魂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 (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 上期回放)

  主持人:范老师,您是画画的时候过瘾呢,还是书法的时候过瘾。

  范曾:各有各的过瘾

  主持人:它是什么样的感觉?比如说画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,书法的时候它是个什么样的。

  范曾:画画的时候要有一种书写的快意,而书写的时候呢,要有一种画画的意味,这个才叫痛快淋漓的状态。如果讲你画画,你是慢慢描,有人画画是趴桌子上,这手腕都不能离开,这么慢慢描,它这个气韵不生动,你必须要像书法一样写。写字的时候,你光是写个普通的形体,而没有我们画家对形象的理解,你写出来的字索然无味,就这样。它相互联系。

  主持人:您是更喜欢画画呢,还是更喜欢书法呢

  范曾:画画跟书法是一回事。

  主持人:画画和书法是怎么一回事,给我们普及一下。

  范曾:这个书法是时间的。我们看一个画家画画,如果讲这是个了不起的画家,他画画的过程里,你会有一种审美。我举一个例子:李苦禅先生,大家应该都知道,这是中国近代的写意花鸟画大师。他画画,一盆清水,然后一张大宣纸。他画画的整个过程你感到是音乐、是舞蹈,你感到他是那么样的身心和大自然交汇。这么大张宣纸用很多墨,可是他惜墨如金,等到整个这张大画画完,一池水还是清水。这一点 我想当今之世的中国,没有第二个画家能做到这个。这就是他用笔的准确和惜墨如金到了什么地步。我们画一笔啪啪啪一洗,一盆清水变成黑水了,他不这样,所以讲大师他的风范就是这样。那么为什么讲到这个例子呢,我们有时候往往觉得书法家、画家应该蓬头垢面、不修边幅,拿着酒杯,这才是我们天才的表现,其实不然。真正会饮酒的人,不是酒囊饭袋式的在宴会上一两一两往肚子里灌,这不叫会喝酒。傅抱石,了不起的大画家,他有一个图章(印文是)“往往醉后”。他是真醉吗?他不真醉。真醉能写得这样点画流美吗,能写得这样无懈可击吗,做不到的。“往往醉后” 他是对大自然的陶醉。现在人们对(成为)书法家感到过分容易了,就像对(成为)画家一样,感到很容易一样。说得不好听一点,很没有才华的人都来到书画界。有一次有个人带着小孩到我家去,他说:“范先生,我这小孩学什么都不行,干脆跟你学画吧。”我说我们画家队伍,也不是光收白痴的地方。我很不客气,你怎么能够这样当面对我侮辱呢。可是也有画家自我嘲弄的,比如南京有个画家,那是很优秀的画家了,朱新建。他讲他自己一辈子学什么都不行,最后堕落成为一个画家。他是自己嘲弄可以,你带个孩子来讲,他那么笨干脆跟我学画,那这岂不是对范曾的不恭吗。我想这人还基本上是个老实人,不会巧言令色鲜矣仁。

  所以我讲书法为什么是时间性的,写字的时候有时候是平心静气,这时的字就显得稳重、端庄、典雅;有时候你感情激愤,这个字就要跳动,就有一种激情。你比如讲颜真卿写《祭侄文》,自己的侄儿被杀,他当初愤怒极了,那个字完全可以看出来他那当时写字时候的一种激愤心情。可是有的字呢有的时候,张旭写草书,他写个《肚痛帖》,肚子痛后门告急,《肚痛帖》呢 ,他当时狂草来不及呀,它《肚痛帖》你叫他写大篆那有问题啊,会有问题的。所以讲就写字当时的情状和当时他可能遇到的情况,这个瞬间的感觉对他写字都有很大联系。所以讲写字写得好,真是像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里讲的:四美具,二难并,良辰美景,贤主,嘉宾。这个时候又笔精墨良,写得没有问题,一定会超过你平时情况。今天风雨如晦,来了个人,又是你讨厌的,或者是曾经整过你的。结果你这时拿起笔来,笔又不 纸又不好,写得一定墨猪。这个情绪对书法太关重要了。如果讲我刚才讲的李苦禅画画时是美,那么书法家那种即时性的美就体现得更加强烈,就是当时的此时此地此刻,他的心灵的情绪,会使他一个真正的大书法家,在这个时间的过程里形成一种美感。这个时间过去了,可是这美感留在纸上。

  主持人:范老师,中国书法是时间的,说是时间的,实际是说因时间当时的情境和心境而定 是这个意思吧。中国书法是时间的,大家有问题可以跟范先生交流。您请。

  石穆(书法家):我是广西来的 叫石穆。

  主持人:广西,很远呀,专程赶来。

  石穆:今天我想请范老师帮我点评一下我的两幅作品,给我提出一个可靠的建议。

  主持人:来,这边。《泰山福》,您看清楚了。

  范曾:写得有激情。

  主持人:写得有激情。

  范曾:看来你在写的时候是想到要送给我了,谢谢。《玉龙喜龙》。

  石穆:这个也是送给您的。

  范曾:这个玉龙喜龙,请你给大家解释一下,一定有深意在焉。

  石穆:我这个是《玉龙喜龙》,它其实是生龙喜龙。书法是属于龙的一体,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范曾:好,这是祝贺我。

  石穆:送给你的。

  范曾:好,谢谢。我的学生把它带回去,我得给它裱起来。我觉得他写字有几个特点:第一,写那个《泰山福》的时候很激情,写楷书玉龙喜龙的时候他非常认真。因为楷书我看见他打的九宫(米字)格,他非常宁心静气的心怀庄严写的这个字。用笔呢,我觉得也比较训练有素,谢谢你。

  主持人:满意了吗对您这样的评价?

  石穆:满意了。

  主持人:满意了。这么遥远地赶来,从广西来,几千里送两幅书法作品给您。

  范曾:广西,这是在两千二百多年前就已经被秦始皇统一为中国的领土,当时所谓象郡、百越、桂林,这已经都在秦朝的版图之中。我们当时的文化,如果讲没有秦始皇的书同文,也许广西人讲话我们现在不懂,也许会是个拼音文字。可是今天那我们是中华民族一个大家庭

  都能够很快地交通,连书法都是这样,我想中国书法有前途。

  主持人:好,谢谢。新加坡的朋友,您请。

  霍小宇(新加坡英美烟草 经理):作为我们这样的初学的入门者,看书法来讲,我们应该有什么一些比较基础的品鉴的原则。

  范曾:我提供你两本书:一本是孙过庭的《书谱序》,还有一本就是姜白石的《续书谱》,这两本书对大家很重要。

 

  主持人:这位男士。

  吴迪(渣打银行 经理):您刚才说写字叫忘我,心中无利,方能写好,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,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剑客,手中无剑,心中无剑,方能是大侠。我是一个商人,做银行的,我心中有利,每天要算我能挣多少钱,那我这样的人能不能写好字?

  范曾:这是非常有意味的问题。古代的商人有儒商,也是我本家 范蠡。他是一个大学问家,曾经做过大臣,他经商了不起。如果讲你经商又非常有成就,经商你不是为了赚钱,你经商是为了用你的劳动,在商品的流动过程里对社会创造幸福,那你写字又在精神上达到一个境界,这是完全可能的,不要看成是一个矛盾的。

  第三个问题,谈谈中国书法是一个自足的体系。就文化上来讲,这个自足的体系非常重要。中国的诗歌从《诗经》到《楚辞》、到汉赋、到唐诗、到宋词、到元曲,整个它是在一个封闭的一个社会里形成。中国虽然讲一个自足,其实这种自足来源于它的文化的多元。中国因为幅员广大,所形成的多元文化,来源于远古时代的、轴心时代的中华民族的传承。中国在这个自足的体系里,她没有真正发动过一次真实的对外的侵略。唐代有过一次,高仙芝,叫他开边,说开边是什么呢,当时西北有很多的少数民族对中原不友好,因此就把它打得远一点,结果他打到中亚去了。唐朝中央政府讲,谁叫你打那么远的赶快回来,高仙芝回来了。有这么一次,为时不长。所以中国从古以来,是个爱好和平的民族。没有发动过本质意义上的侵略战争的一个民族。因此在这个和平的环境里,她所形成的文化,她有一种自足的、一种存在的意义。自足是不是就是保守呢?不是这样的。你知道像在唐代,当时波斯、中亚、一直到罗马,当时罗马叫大秦,罗马的文化她都吸纳。所以讲中为体西为用,这是自足文化的一个基本特征。现在有些学者提出了西为体中为用,你本身就是黄皮肤是不是,龙的传人,你怎么成了西方体?我就要首先问他:西为体中为用,那本末倒置了,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你本身吃透了没有,你看够了没有,你还没吃透、没有看够,你就妄自下一个结论,讲中国的不要,我们要以西为体以中为用,荒诞。那么中国书论家提出:古不乖时 今不同弊。这个古代的东西和今天不会有根本的矛盾,今天的东西不会从古代接受它的毛病。那么这个,一个既传承和发展的思维,已经在这八个字里体现出来了。我想书法也是这样。你说书法自足了,那我们是书法家要创新、要创造,怎么办?我们鼓励创造,鼓励创新,可是有个前提:你本身下的功夫够不够。有很多人走路还没走稳呢,就要快跑,就要跳栏,那做不到。也许你会找到一个观众,而且非常欣赏你,就是你自己。在艺术界这样的人很多,很多自认为大师的就是他自己在称自己大师。我曾经给一个朋友讲,我说有一个人很崇拜你,他说谁呀,我说就是你。

  所以讲老实说我们现在拿起毛笔来临帖,才临了多少遍?朝学执笔暮已大师,天下没有这样的奇迹。我现在想请一个是我的学生,内蒙古书法协会主席,蒙古人,可写汉字写得极好的何奇先生,来谈谈他学书法的体悟的过程好不好?

  主持人:好,有请。

  何奇耶徒(内蒙古书法家协会 主席):我们反复地、持之以恒地不断地练习一个经典的书法作品,我们可能会达到神似;那么我们再不断地、持久地、持之以恒地长期临习这个优秀的经典,我们可能会走入他的这个书家的精神世界,甚至对他的书法作品更多的理解。王铎是我们大家熟悉的非常著名的一个大书家,他曾经讲过他学习书法是一日临帖一日应酬,所以才能达到五十而自化。我们又没有他那样的才能,所以我自己是一个星期,六日临帖 一日应酬。

  主持人:六天每天用多长时间呢?

  何奇耶徒:刚才先生说了,我是蒙古人,对于汉文也不是太了解,所以我就时间多一些。大概一天最多的时候在十个小时,少的时候是两三个小时。

  主持人:那一周有四十八小时左右的时间临帖。

  何奇耶徒:对,甚至有的时候比这还多,但这不是绝对的,基本上是保证每天要写,只要我在家就必须写。

  主持人:那别的事都不干了,就临帖。

  何奇耶徒:所以我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成就,既没有社会活动,也没有应酬,也没有什么官职,也没有其他。上完课回来就是写字读书。

  主持人:是教书法吧?

  何奇耶徒:就是教书法。

  主持人:就是教书法。

  何奇耶徒:对。谢谢大家 谢谢

  主持人:四十八小时那这个也太多了。

  范曾:这个也不多。

  主持人:还不多?

  范曾:就拿我来讲吧,要说工作,每天早晨五点钟起来就读书,读两个钟头吃早饭,整个上午四个钟头基本上是要工作、画画 、写字,或者写文章。那么下午我一般是休息和应答,每周至少工作也在四十小时左右。

  主持人:星期六星期天也不例外的?

  范曾:一点不例外的。

  主持人:节假日都是这样?

  范曾:对。

  主持人:这个非常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。

  范曾:继续讲中国书法是自足的体系。中国在这样一个自足的体系之中,必然形成了它对书法历史的发展的观念,而这个历史发展观念是随时代不一样的。有一个大的变化,就是在乾嘉之际,因为朴学上升,什么叫朴学呢?中国的学人叫考古研究,这个成为一个大的学问叫朴学。朴学上来以后,因此碑刻看得越来越多,因此在这个时候帖学就让位于碑学。中国现在很多人的观念,就是没有走出乾嘉时期碑学的观念,而碑学观念的代表主要的就是包世臣的《艺舟双楫》和康有为的《广艺舟双楫》。他认为帖不重要,像王羲之的《兰亭》它是帖,他需要看原始的碑,看魏碑、看汉碑,魏碑汉碑碑学大兴。康有为是一个很极端的人,他认为魏碑没有一块差的,魏碑皆好。那么乾嘉时代这种影响到今天,而且我想书坛上的一些人,也就认为写得像魏碑就是高手。如果你真正写得像魏碑,我服了。魏碑真是像康有为讲的,没有一品不好,因为它本身天真,本身质朴,不是因为自己想装天真,而心里已经有非常明白的计算。表面装得很憨厚很天真的人,最令人讨厌知道吗。你们也许读过莫泊桑的小说,有个比较不守规矩的女人,每次和男的做一些不雅的事情的时候,都说我这是第一次,做少女状,这种装腔作势的是最令人讨厌的。现在书法界很多人的字,我认为装傻。一个书法理论家对人们讲,你把你的眼睛蒙起来写字,一定比你睁着眼睛写字写得好。我深深地批判了这种观点,你们要知道书法艺术、绘画艺术是视觉的艺术,这个眼睛起着最关键的作用。把眼睛蒙起来再写字写得怪里怪气的,而现在欣赏的标准就是以怪、以丑、以乱、以脏为准,只要你写得怪乱脏丑就是创意,还会有很多的理论家来分析:这种创意的构成是多么地奇妙,它怎么样表现主义,怎么样现象学,怎么样符合柏格森的精神学等等,不一而说。其实他们对柏格森什么他们都不知道,你到一个书法展,大体上看到一个个都认为自己有个性,加起来是集体无个性,大家都歪歪斜斜。你看看一个人走路,你比如讲我范曾走路,一定是这样,这没有装的意味。有人走路这样,东倒西歪,能走出什么样子来。东倒西歪,只能说明你体格不健全,心理不稳重。有的是天生的,做协和步,这样颠,这样颠,有人写字也有这个意思。如果讲是天真的傻瓜,他这个简钝比那个装天真、比装傻要好。他天生本来就傻乎乎的,你本来就是个狡猾之徒,眼神里看出不是东西。

  你们到书法展览,可以看到无数的这样的作品。如果讲中国的书法按这个方向前进的话,中国书法没有前途。

  诸位看看几张画:这是《礼器碑》 ,这个碑用笔好像细秀,可是仪态万千,很端庄大方,有朝廷命臣之感,像个朝廷的文官,有庙堂之气,这是《礼器碑》给人的感觉。有很多的碑,比如讲 《西狭颂》,开张非常大;这个《张迁碑》很浑厚华滋;陆机的《平复帖》,这个陆机《平复帖》虽然字数很少,可是是一个了不起的收藏家张伯驹当时倾家产而买回来的,张伯驹是个非常热爱祖国的收藏家,这个《平复帖》他捐给国家了;这是王珣的《伯远帖》,这是了不起的一个帖,虽然这么点字是乾隆最喜欢的三希堂 法帖里面的一种。你们知道现在流传下来的帖,你比如讲怀素的《苦笋帖》,我刚才提到的张旭的《肚痛帖》,都是写个便条,这个便条留下来了,现在成了书法至宝了。怀素写的《苦笋帖》应该知道,苦笋味道很佳 乃可迳来,就像范曾先生喝了杯茶,这个茶很好,写个条子给人,请你再给我买两斤一个意思。这种便条它会成为一个千古的杰作,为什么?写这个字的时候他很随便,不经意。书法太过经意不行,太放松也不行,要在经意和放松之间取一个折衷点。这个是东晋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这个《兰亭序》曾经有过争论:郭老 郭沫若就讲《兰亭序》是后人伪托,南京的一个大学问家高二适就和郭老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辩,在中国书法史上有名的一次争辩。可是就我看《兰亭序》应该是真迹,因为《圣教序》是集的王羲之的字,集的字能集那么多,而且和《兰亭序》如出一辙 。如果讲西安唐太宗的墓,如果打开一定有王羲之的字。因为当时唐太宗搜集天下王字,就像后来宋高宗专门搜集天下米字一样。唐太宗他也是非常爱书法的,他的墓里一定葬着王羲之的字。如果讲王羲之的字有大量出土的话,那中国书法绝对要改写,这个无穷的宝藏我们还等待着。这是颜真卿的《多宝塔碑》,我看这个颜体的书法成为中国书法一个很主要的一个流派,厚重、端庄、而且有力。看了颜真卿的书法,你会精神为之一振,你为人也应当像这样方正不阿。这么优美的字一直到今天,我想很难有书法家能够超越它。有的艺术你要超过它不是很容易的,就像牛顿讲科学家:科学家仅仅是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往前跨一步,这是牛顿这么一个伟大的科学家讲的。那么我们怎么又可能讲自己还没跨步,就讲已经超越了古人呢,自己还没临几天帖就要创造呢,创造是那么容易的吗?我想书法给人的感受应该是多方面的:情绪上的、品格上的、为人上的。

  主持人:我们还是让大家提一下问好吗?

  范曾:好。

  主持人:好,这么多朋友,来,请到这边。

  刘小微(中国书协 会员):大家可以看一下我手上有一本书叫《中学生》,这是1987年12月份的这一期杂志,上边发表了范先生的一篇文章,是《我憧憬人生的清晨》。

  范曾:这个资料倒很可贵 。

  刘小微:可以说我在少年时代就是范先生忠实崇拜者,用现在的一个词就是“粉丝”。当初您这文章我基本上能背下来。就是您这篇文章极大地鼓舞着我,您的治学思想和进取的精神,使我直至成为一个中国书协的会员。在来《我们》节目之前,我连夜用小楷作品的形式我把它抄录了下来,我把它献给您。

  范曾:好,谢谢。

  刘小微:小楷写得非常棒,非常棒。小楷能写得这样,平心静气,一以贯之,从头至尾,一笔不苟,这个你必有一个非常好的心态,这个心态会使你的人生走上一个非常壮丽的道路。

  主持人:这是二十年前写的文章,《我憧憬人生的清晨》。现在还是这样吗?

  范曾:我现在我憧憬人生的黄昏。

  刘小微:那我们以后还要拜读您的文章。范老师,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: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有一句:闾巷之人,欲砥行立名者,非附青云之士,恶能施于后世哉。我觉得像我们这年轻一代,很需要像您这样的前辈提携和关爱,能不能关爱我一回,为我写两个字呢?

  范曾:可以

  刘小微:好,谢谢您。

  主持人:现在写?

  范曾:可是毛笔你没带来。

  刘小微:有

  主持人:墨呢?

  刘小微:有。

  范曾:有备而来。好,拿给大家看看。昔三后之纯粹兮,固众芳之所在。今天是众芳之所在,所有能到这演播厅的都是对美的趋附者是不是,固众芳之所在。

  主持人:那我们还是把机会给新加坡,你们有需要跟范先生交流的吗。

  申庆华(渣打银行 分析员):那我先问一个问题。

  主持人:好,您请。

  申庆华:我想问一下范老师,他是怎么样把书法和哲学融合在一起?

  范曾:哲学,它是个形而上学,那么形而上学呢,它是很难在一个具体的一个笔划之间表现出来的。这种形而上学,它可以引导你对一个事物的审美判断,可以使你对一个书法的优劣等等,你会有一个归纳的一个总结,尤其中国重归纳法。那你通过自己写字这个经验,在写字过程里这种感悟,它归根结底它会走上一个形而上学之路。可是具体地讲这个哲学立竿见影地就见效,我看这样读哲学的就会有问题。

  黄玲(渣打银行 分析员):你好,我问一个问题。

  主持人:有请。

  黄玲:作为书法家一定要学很多国学,不光是书法家是这样,对于每个人都是这样。国学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关心去学的东西。可是我觉得作为我们生活在这么一个现代的社会,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,而我们的时间却非常有限的,您觉得应该给我们一个怎样的建议去多学习国学,同时我们也需要在这个现实社会中去工作、去做我们的事业。这个应该是怎么样结合呢?

  范曾:我想你应该找一个对国学比较通的一个老师,他会指点你读什么书是最重要的,内行知道的,你们就可以把精力先集中到一个非常有意味的事情上。你懂了好多文章你必然有心灵的感动,这种感动会使你进一步要求去看其他东西,那时候选择就你自己了,这样的方法 不知道行不行。

  黄玲:谢谢。

  范曾:我想一个书法家如果没有国学的基本常识,他不够书法家;如果没有对诗词的基本的训练,他不够书法家。如果讲书法家对本国的历史前后都摸不清,不能略通古今之变,也不行。我想书法家的考核采取一个什么方法:自我考核。自己问问:二十四史是哪二十四史,这个作者是谁;《庄子》三十三篇,三十三篇名告诉我,你说你懂《庄子》 你懂吗;《论语》,你背二十段,不要多,背给我听听。该学的东西太多,写字匠不是书法家,这就是我今天讲话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主持人:其实我们讲了这么多,说中国书法是自然的、时间的、自足的。在节目最后请观众朋友看一幅,也就是刚才范先生在讲座里面提到的东晋的王羲之写的《兰亭序》,这幅字让人形容为飘若浮云、矫若惊龙、龙跳天门、虎卧凤阁。我不懂书法,但是每一次看到这样一个笔墨之后,它带给我内心的震撼真的是难以言表的。最后非常感谢范老师和新加坡的朋友们和每一位参加的观众朋友,谢谢你们的远道而来,然后我们再一次凝视一下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把我们的中国书法之美变成最后一幅这样一个代表作,来带给大家真正的一种美感。谢谢大家。观众朋友,再见。

1.点这请看《范曾:中国国画之美(上)》

2.点这请看《范曾:中国国画之美(下)》

3.点这请看《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(上)》

4.点这请看《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(下)》

5.点这请看《范曾谈中国诗词之美(上)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