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远草堂

静心度沧桑 远足浪天际 草芥凡夫子 堂正立尘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聚在马号  

2010-05-19 05:29:52|  分类: 青春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相聚在马号 - 静远草堂 - 静远草堂 JING YUAN CT

 

 

相聚在马号

 

下乡到农场的第四个年头,因珍宝岛事件而组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十九团武装值班二连,终于结束了常年漂泊在外,从事非农业生产的生活。在毗邻长林岛的一片荒原上扎下营寨,开始了垦荒建点的生活。

开荒建点的日子异常艰苦。亘古荒原,草连着天,天遮着草,渺无人烟。知青生活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单调乏味。盖房,修路,开荒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夏天日晒雨淋,蚊虫叮咬,冬天寒风刺骨,漫天“烟炮”。食堂伙食又十分单调,白菜汤,海带汤,豆芽汤……,有时一天连续三顿都是汤,逢年过节才能开开荤。连队严格按照军队规范管理,起床,吃饭,休息,一切以军号为令。每天早上要全副武装出操训练。吃饭要以排为单位列队,到食堂门前毛主席像下“三敬三祝”后方可吃饭。晚上组织集体学习毛著或“两报一刊”,熄灯号一响,必须就寝。值班连战士无特殊事情是不允许请假外出的。清贫的生活重负大家还能承受,而呆板的清规戒律使许多知青感到枯燥和压抑。

建点数月后,连队生产急需一辆马车,便从其他生产队陆续调来几匹马。为了饲养这些马,连队在离知青宿舍几百米的地方,搭起木架,用草编成辫子,裹上泥巴,垒起了一座泥马厩,当地老乡称之为马号。因我在加入值班连之前,在生产二十八连赶过马车,这样便被调去任车老板。一名本地青年王作友被调来当饲养员。王作友天生乐天派,整天嘻嘻哈哈的,干起活来却十分在行。在他的精心饲养下,马号里的七匹马,各个膘肥体壮。因为他有事没事就愿和大家打闹,大家就戏谑称他为“马八”。

因马号工作性质关系,我和“马八”便从连队制定的规章制度束缚中解脱不少,有时我可以借口说,“饲养员在喂马,脱不开身。”便把饭端回马号,虽然伴着强烈的马骚气味,但我和“马八”却吃的很惬意。那时,除了卧病在床的病号可以把饭打回宿舍吃,其他人必须一班一桌,规规矩矩地站着把饭吃完。像我们这样的绝无仅有。有时我们还偷偷地在马号里自己做点什么,改善一下伙食,让连队其他小青年好生羡慕。

不知不觉中,马号像有什么吸引力似的,连队小青年有事没事都要到马号站一站,歇一歇,逗留一会。有一天我们在菜地逮到两只狐狸崽,“马八”做了个大铁笼,把它们养了起来。这样一来马号更招人了,连女青年也三三两两结伴来看新鲜。

马号每隔一天就需要连队里派两个人来马号铡马草,大家争先恐后抢这个活。分配到马号干活的人,上午背草,下午才开始铡草。铡草时由“马八”负责往铡刀下续草,只见他嘴里不停的叨咕:“寸草铡三刀,没料也上膘。”手掐稻草一把一把往刀下送,铡草青年光着脊梁,弯腰弓背,刀起刀落,嚓,嚓……细细的碎草像断断续续的流水在刀口下淌出。干完活后,离连队正常收工还有一段时间。这时候“马八”便和来帮工的青年洗去汗水,点着香烟,海阔天空地聊起来。当时因为我们是武装连队,连队规定不准任何人吸烟,谁吸烟如果让领导知道了,是要受批判的。只有在马号,知青们才敢抗命肆无忌惮地吸烟享受。

上海青年“毛豆“,北京青年王二福,哈尔滨青年小熊等几个烟瘾大的,在夜幕遮掩下,经常光顾马号,和“马八”一起喷云吐雾。“马八”烟瘾最大,抽香烟不过瘾,每抽必是旱烟“卷炮”。我向来不吸烟,但每回聚一起闲扯瞎聊,我一般都凑热闹。久而久之,也习惯了呛人的烟味,热衷于天南海北的调侃。很多次,大家聚在马号里,坐在料桶上,倚在马槽旁,躺在草堆上。有的叼着烟,有的嚼着豆饼片,谁也不出声,就这样静静地呆着。几匹枣红马不时打着响鼻,有节奏的嚼草料声显得那样清晰。可以看得出,在安静的气氛中,大家都流露出浓浓的思乡之情。

意料之中的事终于发生了,个别青年经常聚到马号抽烟,闲聊的事不胫而走。一天下午,我被叫到连部,局促不安地站在指导员面前,低着头,把眼光埋下去看地上,心怦怦跳个不停。指导员板着脸厉声说:“马号里发生的事,你不但不制止,而且还参与,主要责任在你。”我讷讷半晌,也说不出什么,脑子直发晕。当天晚上,连队召开大会,对所谓马号事件进行批判。各个排都有代表发言。坐在会场里,我下意识的低着头,一条条的听着:违反纪律,搞小团体,抽烟,有人竟批判说马号是裴多菲俱乐部。我惊异的抬头望去,看见的是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,从来没有如此严肃的脸。

批判会以后,马号冷清了几天。可没过多久,又有青年陆陆续续聚来。“马八”接受批判会的教训,加强了保密工作。经得连里同意,他不知在哪弄来了两只狗,一条叫“黄黄”,一条叫“大炮”。分别拴在马号门两边,来了生人,狗一叫,里面的人溜的溜,藏的藏,就这样躲过了许多是非。

再往后的日子,来马号的人渐渐的少了,即使有青年在马号相聚抽烟,也相安无事了。这不是连队对我们的行为置若罔闻,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连队在发展,生活在改善。经过我们几年的艰苦创业,连队的周围已不再是风吹草低,一片荒凉景象。值班二连建起了家属房,小学校,卫生所。连队里有了篮球场,乒乓球台。一栋宽敞明亮的新马号也即将竣工。阴暗潮湿的旧马号已不再是小青年的唯一去处。随着连队的繁荣进步,生活的多彩,许多清规戒律也已解除。那一天,我站在低矮的马号前,忽然发觉勃勃生机无处不在。

几十年过去了,回首曲曲折折的往事,感慨万千。那时,马号的相聚怎么就那么难以割舍,不过是侃大山,闲聊,抽烟罢了,如何就让我们这些小青年提心吊胆的去尝试呢?如今,当年的知青人生,沿着各自不同的轨迹,又走过了这么多年,工友相聚,同学相聚,家庭相聚,相聚何其多。相聚的心境也各有不同,但当初相聚的氛围,相聚的苦涩只有在梦里咀嚼,那时的感觉也只有在回忆中寻觅。

不知天各一方的昔日荒友们,何时再相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2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